星夜祈祷star

D5圈真可怕。


幸好我不混圈只是圈地自萌。


我也算是吃了很多不同圈子粮的小透明了,关于人物设定OOC究竟对不对这个问题,我个人觉得能吵起来真是可怕。


不符合就别看,不喜欢就别吃。


同人本来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爽文爽图,官方没表示的部分,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脑洞填满,这本来是很棒的事情。毕竟同人本来就不是想要代替官方吧?


同人是官方的另一种可能性,然而却总是有很多人想要用自己的思维禁锢别人。


行了吧,与其趟浑水不如悄悄吃独食。


对我来说,每一个愿意产粮的人都是小天使,我管她/他写得好不好呢,愿意分享出来就是最大的勇气,我尽管不喜欢她/他的东西,但是我赞美她/他的勇气和想法。


提议:圈地自萌。ok?


【杰佣】silver lining 下

开膛手杰克×佣兵奈布

预警:杰佣杰无差,主写杰佣

【杰佣】silver lining 中二

开膛手杰克×佣兵奈布

预警:杰佣杰无差,主写杰佣。

【杰佣】silver lining           中一

开膛手杰克×佣兵奈布

预警:杰佣杰无差,主写杰佣

【杰佣】silver lining 上

开膛手杰克×佣兵奈布

预警:杰佣杰无差,但要相信我奈布一定是下面的(๑>؂<๑)

正剧向,插了一个小自行车,然后被屏蔽了。

咳。

结果我又打不开石墨,就用笨拙的方法一个片段一个片段这样取下来了。

分三次完结。

正剧开了一半然后飙起了车。

本来以为是小短篇结果车都收不回来了……

咳……

→你永远不知道写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。

因为看了很久的杰佣圈了,也关注了不少优质粮的太太,可我总有一些东西看不明白。







搞笑发糖可以是奶布,严肃正剧可以是帅气的佣兵刺客。

同理,沙雕智障可以是大猪蹄子,探讨人生与灵魂可以是开膛手杰克。

我一直都搞不懂的事情,就是为什么要对一个角色定义非要和自己的设定一样。

角色本就是一千个人心中的哈姆莱特,你愿意吃这对cp本来就是设定吸引了你,所以并不需要规定别人和你喜欢的一样。

因为我们本就是不同的个体,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长大,对粮的判断也是不同的,为何总要看不起别人喜欢的定义呢?

我们爱的东西不同,所以给他们一点宽容,也给那些产不同口味粮的太太们一点宽容。

所有愿意分享自己设定,愿意分享自己喜欢的感觉,愿意告诉别人我为什么爱他们的太太们,都是世界的珍宝。

【下面是个人声明,碎碎念到这里就结束啦。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同时声明,我不混圈。

我只是单纯的爱着他们。

我喜欢看到他们的笑,看到他们幸福,但我也知道,他们或许从来没能拥抱平和。

但我知道,我爱他们。

这就是我全部的理由。

【猎隼】好像写得有些迷……我就稍微解释一下吧。

首先是时间线。

【乌鸦】属于杰克和奈布第一次的交集,为了了解奈布,杰克决定踏上搜集他故事的旅程×(奇妙的童话味)

【猎隼】过去线讲的是奈布为何失去了一半翅膀,同时加入了两个新的角色×(我估计应该能猜出来吧www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线讲的是杰克找到库特,并从库特给的日志里知道了上面的故事。

→再写下去就得是全员了,往后tag不好打杰佣了……
    虽然我真的是杰佣写手……
    而且主角真的是暗线杰佣……

其次是世界线。

翼人只是比普通人多长了一对翅膀,不能飞(我就是架空也要讲科学(不))

因为差异而产生了战争。

人类分三六九等,翼人也根据羽毛的颜色区分阶级。

目前杰克,奈布,库特同属于翼人阵营。
已经提到的海伦娜和玛尓塔属于人类敌对阵营。

整篇唯一想表达的东西大概是巴别塔,但我对圣经什么真的读起来好磕磕绊绊……

还有下一篇……
我会努力卡出来的……

看不懂的小伙伴就大声说出来,我会解释的,毕竟写得太意识流的自嗨了……

【感谢阅读】

【杰佣】Saker(猎隼)

2018.9.27       
【稍微修订了最后不明不白的部分,应该能看懂了吧……?】

summary:杰克知道,自己所了解关于他的一切,不过是来自别人的只言片语。

假装写出了姊妹篇×

今天也是模仿怎么写出好文章呢×

想要开成一个系列文

和上一篇的乌鸦是同属一个世界观的,两篇独立阅读不会造成影响。

*

——所以你要把所看见的,和现在的事,并将来必成的事,都写出来。【圣经:启示录1:19】

*

远处翻着鱼肚白的青云刚刚露出一点边角线,金红色的阳光就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出了自己的锋芒,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天空蔓延,宣告着黎明的到来。于此同时到来的,还有一个在那无法触及的高空之上翱翔的小黑点。

他盯着它看了一会,试图分辨那个身影最终的目的地,或者是它曾经的起始之地,但除了看着它轻盈地消失在视野范围之外,并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了。那就像是从未存在过的身影划过天空,融化在天际的交界处。

地面的阴影消退地速度要比他之前猜测的更快,所以他不得不提前退入废墟的夹缝间,这给预订的计划增添了更多的难度。但是任务就是任务,即便是最不可能完成的命令也是任务。

因为他是一位军人,遵守命令是在这场无休无止的战争中比性命更优先的东西,这是军纪,是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违背的使命。

人类和他们的战争持续时间远远超过最初的估计,战线也从一开始的城市对抗蔓延成了种族斗争。数以千计的家园在战火之后变成了废墟,一片焦土的农田再也长不出茂盛的庄稼,然而就在这样生灵涂炭的环境下,两方居然衍生出了脆弱的平衡。

这是比笑话更令人荒谬的事实。

他沉默的看着手里仅剩的一把匕首,无意识的用指尖摩擦着锋利的刀刃,似乎完全不曾在意自己左腿逐渐显现出的深红色液体。疼痛很多时候能够让人冷静下来,但还不够,在任务完成前,他必须思考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快速。

披着破破烂烂外套的同伴就躺在他的腿边,只是因为刚才的冲击失去了意识,但所幸是没有伤及要害,除了身上轻微的擦伤,就只有额头上一块巴掌大小的淤青——这可以算是近距离爆炸后的奇迹了。

他试图忽略掉腿部的伤口,忽略掉因为护住同伴而被气流灼伤的后背,忽略掉自己被割伤的眼角正流淌着滚烫的血液。因为他知道,时间不多了,在下一波增援到来前,他必须做出抉择。

是放弃人质,带着受伤的同伴撤离封锁线,还是救援人质,放弃已经失去战斗力的同伴。

无论哪一个选择,对于他来说都是万分的艰难,只是事已至此,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做出决定,否则只会是连他自己都无法离开敌方的阵营了。

他挣扎着站了起来,单膝跪在同伴的身边,将唯一一颗子弹塞入了枪膛里,然后把它放在了同伴的手边。攥紧了手里的匕首,他咬着牙站了起来,然后在自己反悔之前,跑出了隐蔽的阴影。

爆炸后的空气里还蔓延着焦土和火药的气味,带着灼伤般的滚烫气息。疼痛仿佛变成了机械的记忆,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被唤醒,燃烧着所能压榨的任何一点能量。

子弹在他的身边落下,弹起一片火花,甚至溅起碎石,在他的身上留下更多的划痕。他知道自己这是在与时间赛跑,所以他没有多余的动作去躲避,而是做了一场危险的赌博。

究竟是子弹先击中他的眉心,还是他的匕首先划开对方的喉咙。

他赌赢了。

对方滚烫的鲜血从他的手边涌出,有一部分飞溅的液体喷涌到了他的脸上,和他自己的血液混杂在了一起。看到他的模样,另外一个士兵仿佛吃惊过度,只是一味地扣压着手里的扳机,殊不知里面早就没有子弹了。

无论是人类,还是他们,恐惧都是相同的。或许从一开始,他们之间本就没有什么不同。

他看着自己手里锋利的刀刃划开对方的喉管,那是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直到对方的血液顺着他的手臂流淌而下的时候,他才发觉自己应该松手了。

身体的疼痛几乎是一瞬间占据了头脑,他几乎抓不住手里的匕首,只能听着它落地时发出的一声脆响。鲜血浸透了身上的军装,他的整个腰身都吸满了红褐色的液体,触目惊心的痕迹甚至有扩大的趋势。

他趔趄了一下,凭借着毅力勉强保持住了平衡,在他跌跌撞撞来到人质面前的时候,他已经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世界了。

“您是来救我的吗?”

那个声音带着稚嫩,带着一丝丝的颤抖,除此之外,更多的是一种脆弱的希望——仿佛透明的肥皂泡一样,令人感到美丽和绝望。

他跪在人质的身边,用捡起的匕首划开束缚对方的绳索,然后打起十二分的力量,尽量保持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那么虚弱不堪。

“是的,我是来救你的。”

一双比意料中更小的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颊,抬起他的头,然后像是辨认五官一样认真地抚摸着。

人质的眼睛像是失去了聚焦,一层不正常的乳白色覆盖了整个瞳孔,让这个年幼的女孩目视着错误的方向,表情也带着一丝迷茫和不解。

他伸手搂住这个过于年幼的女孩,用自己的体温安慰着对方瑟瑟发抖的身体。女孩碰触到他的后背,然后愣了一下,用更轻柔的方式捏住了翅膀上的羽毛。

“您是天使吗?”

女孩的双手乖巧的环住他的脖颈,他顺势把女孩从地上抱起,避开被绳索勒得发青的痕迹,在疼痛彻底把他击垮之前,他必须争分夺秒了。

他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去注意,不要去反驳,但是事情确实摆在他的眼前——这个女孩只是一个人类,一个普通的、没有丝毫特点的人类,一个并没有翅膀的人类。

这个女孩并不是他的同类。

没有时间去思考种族问题,去思考正确和错误,去思考为什么上级会命令他去救下一个敌人,去思考为什么人类也会伤害他们自己的同伴。

因为没有什么不同,无论是人类,还是他们,都同样是活生生的生命,都同样活在一片天空之下,哪怕是理念不同,容貌不同,此刻他感觉到的近在咫尺的心跳,绝非是虚假的存在。

背后的追兵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比之前更密集的子弹倾洒而下,在他通过后迸发出一片危险的火花。

远处青白色的天际线被金红色的阳光渲染上刺目的红光,那本来消失的身影在他抬头的那一刻,再次出现在了视野之中。这一次,他清楚的看见了它展开的翅膀,那尖锐的啄和锋利的爪让它如同一支利箭划过整个苍穹。

在到达断崖前的最后一刻,他仿佛被什么东西所惊醒,那是一种来自意识深处的触觉,像是滚烫沸水里落入的一块寒冰,震颤着整个灵魂。所以他下意识地回过了头,在那锋利的碎片接近他的那一刹那,他张开了自己背后的羽翼。

身后突然缺乏的一边重量让他再也无法保持平衡,痛楚如同利刃从颈椎切下,夺走了他掌控整个身体的权利。他只能任凭身体从断崖坠落,像是被飓风撕碎的风筝。

怀抱里的女孩紧紧抓住他的衣领,失明的眼睛因为紧张而闭起,连嘴唇也被咬得失去了血色。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,他抱紧了身前的女孩,然后用背部迎接了大地的亲吻。

被沾染上血色的云海攘挤着充斥在他的瞳孔中,让那蓝灰色的眸子里印刻下鲜艳的纹章。殷红的液体顺着他的嘴角滑落,与身下漫延开的血海一起,盛开着惊心动魄的花海。

猎食者盘旋在上空,它张开自己的翅膀,尖锐的锋芒从黑色的瞳孔里透露出来,它比出鞘的利刃更快,像是一道褐色闪电击中了目标。被抓住的猎物发出凄厉地惨叫,却被高空的气流扯得七零八落。

他一直都知道那是什么。

那是一只猎隼。

*

“放他们离开。”

年轻的指挥官对她的下属说道。

倒在血泊之中的战士明明已经失去了所有力量,却在同伴的搀扶下拼命地支起身,在他们到来的时候,仍然支起仅剩一半的翅膀遮住身后的女孩,然后用一只手臂挡在同伴身前。

战士的脸颊沾满了鲜血和尘土,过分年幼的面孔上布满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坚毅,即便重伤无法站起,战士的眼神却依旧锐利,彰显着在那伤痕累累的躯壳之下的灵魂。

人类和翼人,这场战争使他们对立。

也许在无数时间之前他们本是血脉相连,但是此刻他们却只是刀剑相向。抛开正义与否,抛开黑白对错,他们的情感和灵魂却是如此相似,何况是为了他人宁愿付出自己的性命,只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人尊敬。

有人为了胜利和荣耀而战斗,有人为了正义和和平而战斗,也许所有人都忘记了一点,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。

——这场战争,或许从来就没有理由。

“我会承担所有的后果。这是命令,放他们离开。”

*

远处的战火似乎仍然在燃烧。

坐在窗边的少年合起手里的书本,将斗篷的兜帽拉下来,遮住自己的双眼。于此同时,少年对面的人则站起了身,捡起放在桌面上的军帽。

“我仍旧想念他,”那人看向少年手里厚重的日志,“所以我也无法停下来,我知道他会这样做,因此我也会这样战斗下去,直至某天,也许我们会再次相见。”

他们曾经并肩作战,在那无尽的黑暗里,年轻的战士化作利刃,撕开黎明前的沉默,成为记忆中永不褪色的倒影。

年轻的战士从未停下自己的步伐,即便战火燃遍家园,信念却坚定的仿佛燃烧的星尘。而那人也相信,也许某一天,在某个废墟般的战线上,他们仍旧会再次相见。

烫金的封面反射着夕阳最后一丝金红色的光芒,少年用手指轻轻划过厚实的封面,感受着它在自己手下的重量。

它承载着一段厚重的记忆,承载着过去,连接着未来。而现在,它被递交到少年的手上,寄托着一份明明已经破碎凋零,却仍固执坚持的小小愿望。

“谢谢你,库特弗兰克。”

“叫我库特。”

那人回头对少年露出一个笑容,那是战场之人从未有过的真诚。

——跟随你,寻找你,亦是永远追寻你的脚步。

它安静的躺在少年的手上,被火焰燃烧缺损的部位显得脆弱不堪,唯独那一行墨水溢开的字体,仍旧完整无缺。

身着军装的男人融入暮色之中,少年看向男人离开的方向,在目光的尽头,一只金色的鹰隼划过天际,消失在远方的夕阳之中。

Notes: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读者,您的阅读给予了我莫大的支持。